當前位置:
 在線課文 > 
 人教版 > 
 七年級下 > 
 23課 
上一課

登上地球之巔

下一課
作者: 郭超人
年級:七年級下
課時:23
課文:
年代:現代
類型:
出處:紅旗插上珠穆朗瑪峰

作品原文

  
5月24日清晨,陽光燦爛,珠穆朗瑪尖錐形的頂峰聳立在藍天之上,朵朵白云在山嶺間繚繞不散。
 
北京時間上午9時30分,年輕的登山隊員——運動健將王富洲、劉連滿、屈銀華和一級運動員貢布(藏族)四人,背著高山背包,扶著冰鎬,開始向珠穆朗瑪頂峰最后的380米高度沖擊。其他隊員們撤回到8100米的營地,養精蓄銳,以便在需要的時候為突擊頂峰的隊員提供各種支援。
 
現在,在這海拔8500米以上的冰雪世界里,這四位優秀的中國登山隊員在一根紅色的結組繩的牽引下,齊心協力,朝著云霧茫茫的珠穆朗瑪峰巔勇敢地邁進。為了盡可能減輕背上的負擔,他們一兩一兩地計算,拋棄了一切暫時不用的物品,只攜帶氧氣筒、防寒睡袋、鉛筆、日記本、電影攝影機和登山隊委托他們帶到頂峰的一面五星紅旗、一尊高約20厘米的毛澤東半身石膏像。即使如此,他們前進的速度也是非常慢的。因為從5月17日上山以來,他們已經經歷了一個星期的艱苦行軍,體力消耗巨大。
 
突擊頂峰的隊員們走了大約兩個鐘頭,才上升了約
 
70米。這時,“第二臺階”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突擊隊員們沿著第三次行軍偵察的路線,冒著零下30多攝氏度的嚴寒,在陡滑的巖壁上登攀,他們穿著特制的鑲有鋼爪的高山靴也難踩穩。在前面開路的屈銀華,一連滑倒好幾次。他頭暈眼花,腰酸背痛,兩腿千斤重,但他仍咬著牙堅持前進。
 
在接近“第二臺階”頂部最后三米的地方,巖壁變得垂直而光滑。這時,劉連滿走在前面開路。他用雙手插進巖縫,腳尖蹬著巖面,使出全身力量一寸一寸地上升。但是,由于體力不濟,身體稍微一歪,便撲通一下跌落到原來的地方。劉連滿一連爬了四次,跌落四次,累得他全身像散了架一樣。
 
大家不得不停下來想辦法。這時,劉連滿突然想起自己在哈爾濱當消防隊員期間,采用“人梯”的辦法成功地翻過高墻的經歷。他毅然蹲到巖壁前,讓別人踩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慢慢地站起來,讓別人的雙手能抓住巖壁頂端的支撐點攀登上去。在這樣的高度上,做任何一個細小的動作,身體都有嚴重的反應。劉連滿的眼前冒著“金花”,兩腳顫抖,呼吸也變得沉重。但是,劉連滿一直堅持著。他先把屈銀華托了上去,然后又托貢布。最后,王富洲和劉連滿借著上邊放下來的繩子的幫助,也爬了上去。
 
登上“第二臺階”的巖頂后,他們才發覺,由于體力減弱,他們攀登整個“第二臺階”,共花費了五個多小時,而用在攀登這最后三米巖壁的時間,卻長達三個小時。
 
天色開始黑下來,寒風凄厲地呼嘯著。
 
他們事先以為天黑以前就能登上頂峰,現在看來,這種估計顯然錯誤。黑夜,即將成為他們前進道路上的第二道難關。在這人類從未到達過的珠穆朗瑪峰北坡最后二三百米的路途中,他們將要遇到什么困難,要走多長時間,事先確實很難精確估計。
 
勇敢的突擊隊員們還在一步一步地前進。但是,由于前一階段花費的時間過長,他們背上的氧氣筒的氣壓表顯示,氧氣的容量已經不多。繼續前進,可能受到缺氧的嚴重威脅。這時,劉連滿因為過度疲勞,體力已經非常衰弱,每走一兩步就會不自覺地摔倒,但他緩慢地站起來,仍然一偏一倒地堅持繼續往前走著。
 
在身體虛弱和嚴重缺氧的情況下,還要摸黑進行高山行軍,這不僅極其困難,而且相當危險。現在,他們每移動一步,肉體要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啊!英國“埃非勒士委員會”的組織者揚赫斯班在《埃非勒士峰探險記》一書中曾這樣寫道:“人類身體在任何地方所受的痛苦,未有甚于一個埃非勒士峰攀登者在登山的最后一天所忍受的。……即使有完美的體格,旺盛的精力,假如他的勇氣不足忍受砭骨的大風雪,神經不敢履踐崔巍懸巖的邊沿,意志不能在死一樣的昏睡病侵襲時奮勇前進,他仍將不能到達頂峰。”對于揚赫斯班的同事們來說,他的這番話確實頗有道理。然而,對于堅強的中國登山隊員們來說,有什么樣的困難和危險能滯留和阻擋他們前進的腳步呢?為了祖國和民族的榮譽,為了完成人民的委托,為了在喜馬拉雅漫長的雨季到來之前最后一個好天氣的周期內登上頂峰,四位勇士仍然勇往直前,繼續行進在崎嶇的山路上。
 
考慮到劉連滿的身體,同時為了爭取時間,大家一致決定劉連滿留下來,其余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頂峰。
 
在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迎著夜幕繼續向頂峰進發的同時,劉連滿正躺在一塊避風的大石頭旁邊休息。嚴重缺氧使他的兩耳嗡嗡發響,眼前白一陣黑一陣地迸散著“金星”,他開始進入一種半昏迷的狀態。他的心里非常明白,他正在被人們稱為“死亡地帶”的高度上,窒息的危險隨時都可能發生。他拉過身旁的氧氣筒,氣壓表上的紅針表明還剩下最后幾十個壓力的氧氣。但是,他的眼前出現了正在向頂峰沖擊的戰友們的背影。他知道他的戰友們從頂峰勝利歸來時,將比他更需要氧氣的支援。他決定,寧愿自己忍受窒息的痛苦甚至死亡的威脅,也要把最后一點氧氣留給戰友。他毅然把氧氣筒放回原來的地方,自己昏昏睡去……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昏睡中的劉連滿感到四肢在嚴寒中愈來愈麻木,心臟在缺氧的狀況下跳動得愈來愈急促,他清楚地意識到死神正在一步步向他撲來。劉連滿多么想活下去啊!他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強烈地感到,他應當想盡一切辦法活下去。活著就是幸福,就是勝利,就是一切。然而他更加深刻地感到,三位正在同頂峰搏斗的戰友比起他來更應當活下去,因為他們正肩負著一項多么光榮而又艱巨的使命啊!他們的安全,對于他來說是更大的幸福和更大的勝利……他擔心自己在昏迷中停止了呼吸,戰友們不知道他的氧氣筒里還保存著氧氣,他又掙扎著坐起來,用鉛筆在日記本上給戰友們留下了一封短信。
 
王富洲同志:
 
我沒有完成黨和祖國交給我的艱巨任務。任務交給你們三個人去完成吧!我這氧氣筒里還有點氧,留給你們三個人勝利回來時用吧!也許管用。
 
你們的同志
 
劉連滿
 
與此同時,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正在蒼茫的夜色中步履艱難地向前移動著。腳下的雪坡變得愈來愈陡,也愈來愈滑。他們翻過兩座石巖以后,又登上了一座雪坡。藏族隊員貢布在前面開路,不到幾分鐘就累得連腰也直不起來。于是,屈銀華上前開路,他經過很長時間才前進了兩三步,但兩腿一軟,又滑回到原來的地方。最后,王富洲走到前面,他堅持為大家開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夜色濃重,珠穆朗瑪峰山嶺間朦朧一片,只有頂峰還露出隱約的輪廓。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三人匍匐在地上,依靠著星光和反照的雪光辨認路途,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巨大努力。
 
夜更深沉,山上山下到處是一片漆黑,只有點點星光在空中閃耀。珠穆朗瑪頂峰的黑影在他們面前開始變得非常低矮了。
 
到達8830米左右的地方,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三人的氧氣已經全部用完。但這時風也漸漸變小了,這對攀上頂峰十分有利。他們站在巖坡上沉默了片刻。王富洲首先開口說:“同志們,我們三個人現在擔負著攻克主峰的任務。氧氣沒有了,繼續前進雖然可能發生危險。但是我們能后退嗎?”
 
屈銀華和貢布用斬釘截鐵的語氣異口同聲地回答:“繼續前進!”
 
他們拋掉背上的空氧氣筒,大膽而果斷地開始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艱難而危險的攀登。
 
現在,他們每跨越一步,就不得不停下來休息很長的時間。高山嚴重缺氧,他們感到眼花、氣喘、無力。他們的四肢更加沉重了,他們的行動更加遲緩了,甚至攀過一米高的巖石,也需要半個多小時。他們忍受著肉體上的巨大痛苦,互相幫助,互相鼓勵,繼續朝頂峰走去。
 
越過東面一段雪坡以后,王富洲、屈銀華和貢布向右繞至北面的巖石坡繼續向上攀登,終于登上了一個巖石和積雪交界的地方。舉目四望,朦朧的夜色中,珠穆朗瑪山區群峰的座座黑影,都匍匐在他們的腳下。現在,他們三人的頭頂上,只有閃閃發光的星斗,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攀登的山巖了。他們終于登上了珠穆朗瑪峰的頂峰,完成了人類歷史上從北路攀上世界最高峰的創舉。
熱門課文推薦
 

新型玻璃
小橋流水人家
祖國啊,我親愛的祖國
伯牙絕弦
和我們一樣享受春天
網友正在查
 

登上地球之巔
操場上
渡荊門送別
筍芽兒
數星星的孩子
蜜蜂
小白兔和小灰兔
長城
小柳樹和小棗樹
貝殼

收藏本站

在手機看

問題反饋
双色球杀号天齐网